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印刷

贺友直新作《孩时玩耍》日前于徐汇艺术馆展出

2018-07-10 08:42编辑:qqddnn.com人气:


91岁的贺友直在《画小画的老头》里用白描的方式记叙自己的日常生活:写字台上堆满笔墨纸砚、茶壶茶杯,戴着眼镜的老头儿左手举放大镜、右手执笔,趴在桌前蹙眉作画,身后、脚下、手边全是堆得层层叠叠的书、画册和画纸。

“我不愁吃用,活得自在。住着30平方米,很满足。”自1955年搬进巨鹿路的这间蜗居,贺友直再没有搬过家。早年,他留恋这里的人情味,不愿离开。现在他相信,一个人住在一个地方是有磁场的,房子虽小,却能带给老人安宁平静。五六平方米的画室虽局促,却见证着《山乡巨变》、《朝阳沟》、《十五贯》从草稿到成品的诞生过程,这些作品,早被认定为中国连环画的里程碑式代表作。

1月18日,贺友直新作《孩时玩耍》在徐汇艺术馆展出,54幅创作于2012年的作品,是贺老对青少年生活场景的细致回忆,“年纪越大,越容易怀念童年往事。我17岁离开家乡到上海,对于家乡生活的记忆,是不会磨灭的。”

当天展览还未开场, 门口已排满观众。有人告诉贺老,“您的粉丝都来啦。”他眼睛一抬,笑笑,“哦,我听说假鱼翅是粉丝做的。”

耄耋之年的老画家保持着倔强幽默的性情。有人竖起大拇指称他泰斗,他嘴一瘪,伸出小指头朝向自己。在连环画衰落的年代,不少画家都从连环画转向国画,唯独他不肯,朋友骂他“脑筋不转弯”,他说画画不能左顾右盼,“不要看到什么东西时兴了,听到什么东西好赚钱了,就跟着去画,那就没有了自己的风格。”他不愿接受采访,不愿讲场面上的客套话,我行我素,举重若轻。他只愿把时间留给自己的爱好:每天喝点小酒,画两小时画。

贺友直说自己是“从小苦过来的”,他在漫画里画过自己的人生,5岁时母亲去世,没念过中学,当过铁厂童工、印刷学徒,迫于生计也当过兵。他曾说,“我从社会底层上来,看的都是社会底层的东西。我成为一个连环画家适得其所。”

但在他的《孩时玩耍》中,全是纯真美好的童年记忆——弄堂里的孩子们斗鸡、跳房子、打铜板仗、老鹰捉小鸡;顽皮的男孩在大自然中抓蜻蜓、作小戏文、乌贼骨做船、立夏编蛋套、自制万花筒……质朴生动的线条,配以贺老简练的文字描述,仿佛把人带回有声有色的过去,沉溺在不可复制的旧时光中。

那些像电影镜头一样的画面,令人惊诧老人对童年生活细节的惊人记忆力和准确捕捉。“我创作时不需要查资料。儿时的游戏,是我最熟悉的场景,这么多道具、服装、经历,我都能够记牢。”他把绘画跟写作相提并论,“作家不会制造细节,就写不成小说。画画也一样。”

“我小辰光在弄堂里,天天运动,样样白相,虽然是没啥吃的,但是身体好得不得了;不像现在小朋友,是碰也不好碰,小小年纪连糖尿病也出来了。”贺老在前言中说,《雪地写字》是他真实经历的童年恶作剧,三个身着蓝布棉袄的男孩站成一排在雪地里撒尿,边尿边写字,扎羊角辫的女孩羞得逃开,在左下角留下半个身子。“小时候我们堆雪人、打雪仗,可惜现在气候变坏,很久不见雪。我家第三代已经不知道雪为何物。所以我说现在是一个人聪明,亿万人愚蠢;乔布斯想出一个聪明点子来,多少亿人跟在他后头发戆。”

贺友直生活里的简朴,朋友们都看在眼里。但他捐起作品来却从不吝惜,这些年,他把《山乡巨变》、《朝阳沟》、《白光》、《小二黑结婚》、《李双双》等千余件作品全部无偿捐赠给了上海美术馆, “作品被社会承认是我最在乎的。如果你把作品都捐给国家艺术馆,你就得到了国家的承认。但如果你把这些都变成了钱,然后又花掉了,那就什么也没有了。物质最终都会消灭的,人也要消亡的,要看得明白些。”这一次,贺老将54幅《孩时玩耍》捐给了中华艺术宫,由后者永久收藏。为满足藏家需要,《孩时玩耍》仿真精印的限量60套册页也同步推出。

netease

(来源:远泽包装材料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qqddnn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